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要想催生,先让打工人下班

admin 2023-3-12 10:51 82人围观 商业智库

加班让年轻人“没时间生娃”“怕失业不敢生娃”。/《二十不惑2》

“8个小时上班、8个小时睡眠,再减去日常通勤、吃饭和必要的家务时间,人们属于自己的时间本就不多。如果每天上班12个小时甚至更久,一定会降低生育率。如果超长加班问题不解决,那么别的措施就更无从谈起。”


这段时间最热的话题,无外乎打工和生娃。

一边是取消调休、强制实施带薪年假,另一边是给孩子免学费、生育登记取消结婚限制等等,两件事看起来好像不太沾边。

不过,全国政协委员蒋胜男的提案,直接把加班和生育率联系在了一起。

蒋胜男建议加强8小时工作制执行情况的监督,“不解决因超时工作带来的‘没时间生娃’‘怕失业不敢生娃’的根本原因,提升生育率的其他办法都只能是治标不治本。”

一句话,就让网友们纷纷点赞转发。有的人夸起委员建议提得好,有的人则大倒苦水,进一步吐槽起加班的痛。

“加班到晚上八点,第二天被老板说下班太早,工作不饱和。”

“大厂加班多年,我的健康出了问题。可是不加班,又怕工作保不住。”

“从睁眼一直工作到睡觉,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,更别提脱单和生娃了。”


《卖房子的女人》

近几年以来,超长加班的现象一直饱受诟病,时不时就被拎出来讨论,加班的危害也是老生常谈了。

而提到生育率,大家往往围绕着发钱、放假两件事。但用金钱换取时间、只在生育期为打工人的休息日开绿灯,就足以解决问题吗?
         

加班问题,一个突破口

在今年成为第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之前,蒋胜男做了五年的全国人大代表。

从那时起,就有许多人通过她的议案,认识了这名来自温州大学的研究员和作家。

“建议民法典草案删除离婚冷静期”“建议延长男性陪产假”“建议拐卖妇女儿童买卖同罪”“建议公务员考试取消35岁限制”……这些议案关乎每个普通人的权益,因此有人称赞这位代表的“接地气”十分难能可贵。


蒋胜男,代表作《芈月传》《燕云台》《天圣令》等。

蒋胜男在接受新周刊采访时表示,她其实并没有刻意思考哪些议题能让人们共鸣,仅仅是顺着此前发现的问题深入钻研,就找到了新的突破口。

“我观察到企业招聘普遍有一个‘35岁’门槛,很多人可能35岁就失业了。”有过去参政议政的经验,她会寻找一个切口最小、撬动的力量最大的议题。

“比如从公务员取消35岁限制入手。去年提过后,我看到今年有一些地方放宽了公务员报考的年龄限制,虽然有附加条件,但至少松动了,那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。”

全国两会每年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海量建议,但究竟哪些建议能得到更多重视、更快地实施,还要看可行性。

“其实以前也有类似的建议,但为什么没能落实?我就去挖掘背后的原因。人们为什么35岁失业?因为年纪大一点就加不动班了。”
      
“长大后,才理解了章鱼哥。”/《海绵宝宝》

蒋胜男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题——

“996”看似符合劳动法关于加班“每日不超过3小时”的规定,但实际上每周工作合计72小时,比法定的44小时超出60%,相当于两个人可以干三个人的活儿。

更不用说在一些加班更严重的企业,几乎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儿。“这样必然对失业率造成影响。”

她也看到了加班对身体健康的影响。身边有朋友告诉她,自己以前加班只是觉得累,但“阳”过之后,加班甚至会有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
劳动者的健康权和休息权迫切地需要得到保护。“人不是机器,不可能睁眼就工作,工作结束了倒头就睡。”



看似轻松的调侃,背后是加班对健康的危害。

与此同时,这份提案还延续了对女性权益的关注。蒋胜男认为,想提高生育率,就需要切实地为女性着想。

“很多人一看到生育率下降,就催女性生孩子。但社会有没有考虑到生育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?有没有为女性创造能安心生育的条件?”

从延长男性陪产假到落实8小时工作制,她希望自己的发声能带来一点改变。


蒋胜男谈男性陪产假。/《怎么办!脱口秀专场》

“这几年我们一直在讲生育率降低的问题。生育率低肯定不止有一个原因,但超长加班问题不解决,那么别的措施更无从谈起。”

她认为:“劳动者没有时间谈恋爱、结婚、照顾孩子,女性更要面临职场和生育的两难选择,如果生孩子代表着职场边缘化甚至是失业,她们自然会优先考虑生存。”


职场和生育,不该是两难选择

其实每当提起生育率,总有网友说工作太忙,没时间结婚生娃。今年,借由“落实8小时工作制”提案,这样的声音终于被听见。

“8个小时上班、8个小时睡眠,再减去日常通勤、吃饭和必要的家务时间,人们属于自己的时间本就不多。如果每天上班12个小时甚至更久,一定会降低生育率。”蒋胜男说。

况且,生育往往意味着女性要付出更多。且不提产假、育儿假,仅仅是孕期固定的产检等项目,都会让女性被迫减少工作时长,导致她们在职场上处于劣势。


职场性别歧视,屡见不鲜。/微博截图

社交媒体上,我们常常能看到那些指向孕产职工的抱怨。她们有理由不加班,但工作量可能会被转移到其他同事身上。与此同时,她们自己也会因为工作产出降低,而失去晋升机会甚至是就业机会。

因此,不少选择了生育的女性,怀孕期间仍然拼命加班,甚至有人工作到临产的最后一刻。刚生产完就回复工作消息、月子里在家加班、回归职场后让孩子成为“互联网留守儿童”,是不少互联网大厂妈妈的真实写照。


蒋胜男谈就业中的性别歧视。/《怎么办!脱口秀专场》

有学者指出,社会只认可家庭之外的有偿工作的价值,作为劳动个体的女性,必须通过职场证明自己的价值,这种“工作优先”的观念与传统对女性“家庭优先”的要求显然是冲突的。

即便认可了“工作优先”,职场对有生育可能的女性也是残酷的。一位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95后女孩告诉新周刊:“我们这儿能当领导的女性,都没有孩子。但男领导都有孩子。”

北京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,超时工作没有显著影响男性的生育意愿,但却会影响未生育女性的生育意愿。这也从侧面反映了,生育对女性职场发展的影响更大,且照顾孩子的主要责任仍在女性。

耳闻目睹职场生育的艰辛后,年轻女性自然会对此慎之又慎。而这,只不过是为了保住工作,以及实现自我价值罢了。


上野千鹤子指出,“每个人在自己的时间内能做的都很有限”。对女性来说,工作与生育往往无法兼顾。

但这是理所应当的吗?

当我们讨论加班现象时,也是时候该反思“工作主义”的影响了。

工作主义,即认为工作比家庭更重要,人的价值在于工作。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们将工作视为个人身份的核心,《大西洋月刊》把这种“信仰”称为“工作主义”。

在现代工业社会,工作不仅仅是劳动者的收入来源,也是其社会地位和个人价值的体现。既然工作意义重大,那么加班也就成了可以接受的事情。
       
《傲骨之战》

但当所有人都认可了工作比家庭更重要,生育就变得“无足轻重”了。

2022年11月,美国家庭研究所和社会趋势研究所的一份联合研究报告发现,在世界范围内,工作主义价值观都是导致低生育率的重要因素。无论男女,重视工作多于家庭的人生育意愿更低。这种工作主义价值观,正在削弱各国鼓励生育政策的效果。

然而,纯粹的“工作主义”或许低估了家庭生活的美好和生育的价值。一方面,工作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更好的生活;另一方面,生育尽管不直接创造价值,却是“劳动力的再生产”。


《我,到点下班》

工作再重要,病态的长期加班也不该成为普遍现象。“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”不应是一个独属于女性的问题,它甚至可以不成为问题。

对于千千万万的劳动者而言,工作和生活原本同样重要。职场和生育,不该成为普通人的两难选择。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商业智库微信二维码

商业智库

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、未来发展趋势等。扫一扫立即关注。

品牌排行微信二维码

品牌排行

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?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?
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


我有话说......
关闭

站长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Title - Artist
0:00
    QQ:329363316
    关注公众号